🌸🌸🌸

韩信算卦

那汉高祖有道坐江山


有君正臣贤万民安


有一位三齐贤王名叫韩信


他灭罢了楚国把这社稷安


这一日闲暇无事跨雕鞍在这街前散逛


他见一座卦棚儿就摆在了路南


在那卦棚里坐定了一位道长


仙容道骨骨道非凡


九梁道巾头上戴来


有这八卦仙衣在这身上穿


水火丝绦腰中系


那水袜云履二足穿


他甩镫离鞍下了战马


进过棚抽出来这一根签


他未曾开言面带着笑


我口尊声


道长要你听言


你算一算万马营中谁能为首


这帅字旗能立在谁的门前


谁能饮高皇三杯酒


这黄金印能挂在谁的胸前


这老道闻听睁开了慧眼


忙把那铜盒拿在了手间


有三个青铜钱放在里面


它哗啷啷啷 哗啷啷 哗啷啷了半天


有这单单单还有这册册册


忙把那卦子摆的周全


看罢了多时开言道了,我是尊一声来人要你听言“我算定万马营中你能为首


这帅字旗能立在你的门前


你能饮高皇三杯御酒


这黄金印能挂在你的胸前


算得一个三齐贤王哈哈大笑


这道长算卦果是神仙


你还得给我掐你还得给我算


你算一算寿活我多少年


老道闻听忙摆手


算出来恐怕你把脸翻


这一不用掐二不用算


我算你寿活到三十三


闻此言这三齐贤王冲冲大怒


这大胆老道你满口胡言


我朝的张良与我算过卦


他算我寿活到七十三


咱二人一无仇来二无恨


你是为何故损去我的阳寿四十年


找回来阳寿饶儿不死


若不然青风剑下你活不全


道长含笑忙站起


尊一声将军要你听言


你朝的张良会算不会破


听我把原由儿说个周全


一不该九里山前活埋你的母


这老天爷损寿一个八年


二不该问路把这樵夫斩


老天爷损寿两个八年


三不该定下九龙埋伏计


这老天爷损寿三个八年


四不该乌江岸上逼霸王拔剑自刎


老天爷损寿四个八年


这五不该受了高皇二十单四拜


这臣欺君损寿五个八年


五八损去四十年的寿


将军想你还能寿活到多少年


闻此言的三齐贤王长叹气


这看起来争名夺利也是枉然


韩信抬头再一看


那不见卦棚在哪边


一片青云飘飘去


这老道飘飘摇摇上了九天


那我一言唱不尽这韩信算卦了


我是愿诸位那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这个人设和背景你们喜欢吗?想看不?

杨昊翔 字少鸿 (少为排名,鸿,当有鸿鹄之志。)

咸丰九年(1859)年孟秋初五落生江苏通州。

父辈做茶叶生意。

因是老得子,又是正室夫人所生。上有四兄四姊,为九郎。

三岁认字,五岁背《千字文》,后师从杜受田。17岁得中状元,任六品翰林。

光绪十八年(1892),弃官从商,发展实业救国,与好友在南通创办工厂。

民国十年(1921),偶得急症,从此一病不起。


逝于民国十二年(1923),一生未娶,临终只有好友张卿在侧。





张磊 字云雷(穿云破雾,雷霆万钧)

咸丰十年(1860)年腊月初七生。

祖籍天津,后举家迁至通州。

张家世代从医,祖父为官医,咸丰帝六年突然辞官归隐。

开设张家医馆“济仁堂”(悬壶济世,医者仁心),因手握宫廷秘方,求医者门庭若市。

初到通州,偶遇杨家主母生产,性命忧患之时幸得张父相救。

正巧张母也正怀胎三月,便许“得麟儿相拜,得女儿便结连理”

少鸿状元回乡,云雷从军在即。

从军前娶良人为妻,但此女福薄,婚后三年留下一子,次年腊月辞世。

后终身未娶,一生为国捐躯。

想写清末到民国背景的文!

欢迎大家来点梗啊!!!!

毕竟我是真没啥墨水啊!!

也当是福利啊!!!!!!

你们要不要看!!!!!!

缘(十)

‘最近九郎为了收购案的事情都累瘦了,姐姐才怀了宝宝,家里人都挺累的。如果可以,希望他们一家人出去玩玩……

去,去个有海的地方,姐姐喜欢。最好还能有山,九郎喜欢爬山。哎呦!’——0705



‘九郎,对不起!姐,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我什么也没有,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还好孟哥肯帮我。得谢谢孟哥。’——1026


‘我是不是有点自私,你恨我也好,至少在你心里现在只有我了!九郎,我发现我对你的爱有点不太对劲。从前的我只想着你幸福快乐就好,为了你能好,我做什么都心甘情愿。想做个尽职尽责的小舅子保护我们一家人。可是现在我想霸占你,孩子,你,我。我想我们才是三口之家。我是不是有点痴心妄想?’——0319


这是张云雷的日记,是有天收拾房间时杨九郎发的。里边的事情他都知晓的。只是从未从张云雷的角度了解过。



而那个让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了三年的人,在哪?


塔希提的岸边,一个亚洲人模样的男子,坐在一个小轮椅上跟几个本地人似乎商讨着什么。


最后的结果大抵是亚洲男人满意的。他低头淡笑着。后面推轮椅的小男孩也跟着他乐。


悠长的海岸线,湛蓝的海水轻拍着浪花,阳光,沙滩,椰子树,


“哥,真的回去吗?”


“嗯”


“你不怕……”男孩吐了吐舌头不敢说接下去的话。


“一周就回来,我想要那张手稿。”


“我替您拿回来吧。”


“不用,那是我师傅遗物,我得亲自请回来。”



目光所及,不见他二人身影!那海也携着暮色翻涌。


“杨总。查到了。下周四上午十点,云杰画廊”


“你替我去,务必把手稿拿下”



三年了,你是死是活?


云雷,你师傅的手稿。你不来拿嘛?


如不然,我就替你收着,等你回来。


“九郎,九郎!”说话的是老秦。


火急火燎的往杨九郎办公室里闯。


说着,递给杨九郎一张照片。上边是一男子。瘦瘦高高,头发也梳的板正,纤长的手指抚着耳侧。右手执一根木杖。侧身低头跟李云杰在说着什么。


杨九郎一时看花了眼,他揉了揉眼睛,看看老秦,看看照片。然后把照片扣了过去,按在胸口。仰头长长的的喘了一口气。


“是他嘛?”


“不确定,毕竟我看他言谈举止跟那个他不像。也说不定,我只隐约听他唤李云杰一声哥。”


————————

隔了太久来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一定不会弃坑的。

基本上再有两章差不多也就结局了!

谢谢各位大老爷一路陪伴。

缘(九)

张云雷走了,被孟鹤堂半夜劫走了。



起初一个月,杨九郎发了疯似的找人,烧饼,四哥,一度觉得他撑不下去,找不着人就要去了似的的劲头。



整日里就是抱着酒瓶子坐在张云雷跳下去的小露台上。



起初四哥来劝,就听着他叨念着

‘这么高,四哥,你说他害怕吗?’

‘他肯定是恨毒了我。’

‘都怪我’



到后来,慢慢也就不找了。谁也不知道杨九郎是怎么想的。但总之,人像是变了一个样。



整个人变了性似的,有次天精地华的冯少爷说叫着杨九郎去看老秦会所里新来的几个跳舞的小男孩儿。



劝了半天最后被冯爷拖过去了,去了就是坐着喝闷酒。



老秦安排了个教给好了雏儿陪着杨九郎,他到好,跟人家讲了一个多小时的张云雷。那孩子使尽浑身解数,溜圆的屁股水蛇的腰。杨九郎愣是个柳下惠转世。



此后,若非生意上的饭局,哥们兄弟也就少了跟杨九郎走动。



不忙了,便在家里收拾张云雷的东西。



翻出来看看,抹抹灰,再收起来,回想回想从前。



张云雷从小是个苦孩子,父亲从前做生意红火一时,便抛妻弃子,另娶她人。



母亲一人抚养着他同姐姐两人。从小就懂事为了让姐姐有学上,自己退了学,拜了师傅学唱戏,说是学艺无非就是混口饭吃。



虽说后来过了最难的时候母亲也送了他去上学,终归日子还是过的紧巴。



姐弟俩也是勤工俭学,刷碗,端盘子,摆台球,麦当劳……(那个牌子就给你们评论里喊)



看着衣帽间里挂了满满当当的衣服,多是没摘吊牌的,杨九郎记得,他说小时候的日子过惯了,好东西就留着慢慢穿吧。



他说‘我知道的,都是你的心意,我好好收着,不怕旧了’



如今,这心意,他不要了……




书房里的书,杨九郎最爱用的钢笔,厨房里的餐具,花圃里的花,包括地下室的录音室这个家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喜欢的,都是他曾经憧憬的美好未来。



现在,连同杨九郎这个人,他统统不要了。


杨九郎懂了一切,那个人却不见了。



他想挽回的时候,机会已经没有了。



那一夜,四哥看见杨九郎在张云雷房间彻夜痛哭。




两年光景,稍纵即逝……





日子过的也是相安无事,一潭死水。



生意场上杨九郎富甲一方,拢着关系资源,一家独大。



只是从前万花丛中过的杨大少爷,如今独身一人。过得倒是修身养性的清淡。



有数被人得见动了气,是一场酒会上有个人其言不善的辱骂了张云雷。

最近有点忙 实在没时间更文!

今天我们老时间见

我也想赶紧完结 以后开不开新坑再说吧!

心有点凉了

一直告诉自己还是可爱的小仙女多 但是还是看着来气!


既然你们要炒自己家爱豆,那我只能多护着我们自家宝贝了。

希望黑粉不会给正主带来影响!

画扇面

写在前头!

仔细看不要评论里抬杠

我这个画扇面是我小时候听的,杨柳青小曲那个,不是我社车祸现场那个!那个会以后听写的!

有兴趣能找到视频音频的大老爷们可以找一下听听

我们天津的小曲也好听,别老听那一首北京小曲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天津卫城西杨柳青,有一家美女名叫白俊英。学会丹青会画画,这佳人,十九冬,丈夫南学苦用功,眼看着来到四月当中。 四月里立夏缺少寒风,白俊英绣房好似籠蒸。伸手拿过白绫扇,高丽纸,白生生,油漆股子血点红,小扇子虽好缺少两座城。
八仙桌子安在当中,五色的颜色具各现成。扇面铺在桌案上,细思想,暗叮咛,开首先画两座城,显一显手段惊惊明公。
头一座城池画上北京,九门九关真是威风。画上紫禁城一座,画六院,画三宫,金銮宝殿画朝廷,文武群臣列摆西东。
第二座城池画上盛京,老憨王坐金殿不得太平。东方反了宋三浩,陈大人,率领兵,各家英雄往东征,东方的百姓才得太平。
第二座城池刚画完,白俊英越看越不喜欢。虽然城池风景好,念书人,仔细观,耻笑为奴无手段,忠孝节义不太周全。
寻思画上一忠良,杨家的父子保宋王。铁面无私的包文正,闻太师,奏朝纲,不怕死的孙百杨,三上金殿去见君王。
第二画上忠孝男,钟子期打柴不好居官。白猿偷桃天书献,小陈香,劈华山,吴汉杀妻滥潼关,带领人马去访大贤。
三画节烈女姣流,李三娘打水终日忧愁。磨坊滋味真难受,王三姐,抛彩球,张彦休妻白玉楼,秦雪梅吊孝节烈千秋。
第四画上义气男,单雄信访友又到河南。仗义疏财的秦叔宝,为朋友,两肋穿,石秀杀嫂上梁山,俞伯牙访友马鞍山前。 忠孝节义刚画完,小奴家越看越喜欢。画完半面闲半面,只一想,暗相参,八出戏儿画后边,另对上颜色更新鲜。
头一出戏儿画上走雪山,哭坏了小姐曹瑞莲。怨声曹父活冻死,又来了,众八仙,迎接曹父上南天,曹小姐哭的甚是可怜。
二出戏儿画上 朱春登,牧羊圈舍饭高搭龙棚。婆媳二人来讨饭,赵氏女,进龙棚,夫妻见面泪盈盈,龙抓了宋氏女谁还不知情。
三出戏儿画上二进宫,李艳妃宫中多加愁容。国家出了个忠良将,徐延昭,巧计生,手握铜锤举在空,杨侍郎保国苦苦尽忠。
四出戏儿画得精,画上和尚名叫唐僧。取经路过无底洞,猪八戒,真稀松,全凭大圣孙悟空,凌霄宝殿去请天兵。
五出戏儿画上魏蜀吴,刘关张结拜三顾茅庐。请了个先生诸葛亮,借荆州,谋东吴,周瑜设宴请皇叔,怒撕了柬贴令箭现出。
六出戏儿画上洪州城,杨宗保回朝又去搬兵。妖人摆下了无名阵,白天卒,猛英雄,难敌元帅穆桂英,杀退了反贼救出公公。
七出戏儿画上对松关,贼苏海领人马又反中原。秦英又把元帅挂,小罗章,先行官,月英月娥二婵娟,杀退了贼人才回长安。
八出戏儿画上南唐,有一个老道他要称王。高军保独自来报号,刘金定,下山岗,夫妻见面动刀枪 ,打开了阴魂阵救主还邦。
一个扇面都画完,丈夫放学将家还。金榜题名的新富贵,中头名,为状元,光宗耀祖做高官,合家欢乐福寿双全。

缘(八)

谢谢各位大老爷们一直不离不弃等着我

无以为报,我以后一定更快的更文

欢迎大老爷们多多点梗

这章会有点短,有点乱,主要是过度的作用,接下来剧情会有个小反转,也要接近尾声了,预计再有三四章吧。

谢谢您各位一路陪伴,感恩!你们喜欢什么样的结局欢迎评论留言!

爱你们❤️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乱了,一夜之间全乱了。



杨九郎差点失去张云雷,孟鹤堂被吓的半死。



张云雷,废了……



皮包骨头似的一个人躺在ICU 里,全身上下插满了各种引流管,床旁满是监护仪。这个夜安静得很,陪着杨九郎的只有护士站钟表滴答的声音。



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杨大少爷,杨总裁,他想不明白到底错过了什么。



老婆已经离他而去,无论当初她目的如何,杨九郎都不想再去计较。可如今,连张云雷都要离他而去。



那个只会红着脸给他倒酒的小店员,每天牵手一起回家然后在便利店门口偷亲他就会跑掉的情人,创业时陪着他吃泡面嚼面包的伙伴。



从他心里就觉得张云雷这个人,温柔的像一杯温水,毫无特色,却又不可缺少。无论生活给了他什么,都从不抱怨。温柔,体贴,恭顺。



这一刻,杨九郎忏悔自己。他最爱的,最对不起的,伤害张云雷最深的,是他!



张云雷睡了一周,醒来的时候杨九郎去处理公司的事情出去打了电话,床边坐着孟鹤堂。



孟鹤堂握着张云雷的手掉眼泪,张云雷却面无表情。



赶忙叫了医生护士去了不必要的监护仪和氧气。



“别救我”动动嗓子,是张云雷说的第一句话,声音虽小却被站在门口的杨九郎听的真真儿的。



“瞎说什么,为了一个杨九郎至于嘛!哥带你出国,咱去勾搭外国小帅哥。”孟鹤堂是兴奋又担心。



这个弟弟生的让人心疼。



张云雷闭了眼睛不再理睬孟鹤堂。



‘这一世活得太累,为什么连从新活一次的机会都不给我。小时候,我以为会跟妈妈姐姐幸福一辈子,但是妈妈没了,去了郭家,本以为低头谨慎就能平安过一生,没想到半路有个郭麒麟。躲过了郭麒麟没躲过杨九郎。



九郎啊!我曾经以为你会是我最后的归宿,无论姐姐是被逼的还是你们二人真心相爱,我只想这世上我最爱的两个人能幸福。



索性什么都不要了,杨九郎,我愿意用这副身子护你生意兴隆,家庭和睦。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幸福。




大概是下贱惯了,也可能是我太贪心,姐姐走后我越来越想拥有你,想你身边只有我。



尽管遍体鳞伤满是疮痍,为了你,我愿意。




但是现在,杨九郎,我累了,我玩不动了,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虽然伤的重,但是挨不住孟鹤堂每天来盯梢,两个月足够张云雷从ICU挪出来了。



杨九郎虽然每天会来,但也是挑着张云雷睡着的时候。他忘不了张云雷第一次在ICU看见他,用了全身力气拔了输液管。滞留针溅出来的血滴在纯白的床单上,他只颤抖的说了一个字。



“滚”




所以,后来孟鹤堂不吭一声带走张云雷的时候,杨九郎还替张云雷开心,离开自己或许他会过的更好吧!



闲人躲避,我要净身……

不是。

我要更文


晚上约呦~


前几天家里有事 对不起各位大老爷


给您各位道歉🙇‍♀️

未央宫

尊一声相国听端的
楚平王无道行不义
败纲常父纳子的妻
金顶撵改换银顶轿
伍香女改换马昭仪
那一日平王射猎游春去
偶遇着国母皇娘泪惨凄
他冲冲怒拔剑要斩费无忌
谁料想塌天祸起金瓜相击
太子也死的屈
老忠良伍奢上殿把本启
怒恼了奸党动杀机
深宫设下一条计
可怜他一家大小三百余口一刀一个血染衣
子胥离了樊城地
思亲叹国一夜白了须
出离了龙潭虎穴偶遇浣纱女
吹箫吴市换龙衣
头一荐他与那专诸拜兄弟
鱼肠剑刺杀王僚谋社稷
河东反了贼庆忌
二次保荐那要离
要离为国断了臂
抛父母舍贤妻
在这船头上短剑挥挥血凄凄侠义数第一
万古美名题
三次保荐孙武子
校场演阵斩美姬
吴国兴楚国衰无道昏王身已死
伍子胥鞭碎平王尸
到后来吴越刀兵起
越王勾践为奴隶
献出了美女叫西施
还有文种与范蠡
西施献媚作内细
吴王夫差被色迷
听信太宰贼伯嚭
吴王他杀了伍子胥
说什么忠臣死的苦
道什么忠良死的屈
似这等汗马功劳前功尽弃
难道我今天要学伍子胥也要身首离


我回来了……